新跑狗 > 新跑狗 > 正文

                     圆号“受伤” 芝加哥交响乐团无损演奏

更新时间:2019-01-27

  1月25日晚国家大剧院,有名指挥家里卡尔多·穆蒂指挥的芝加哥交响乐团在国度大剧院首演。但在上演当晚,因为乐器忽然呈现故障而导致演出暂停,在专业的演奏家雀跃处置下,乐团仍然实现了高品质演奏的同时,也让现场观众多了一次观赏音乐会的奇特阅历。

  演出质量未受影响

  和他们比较,穆蒂指挥的芝加哥交响乐团演奏这两部作品有着自己的特点:

  穆蒂来自意大利,因此他在处理作品时特别器重音乐的歌唱性。于是,在乐团演奏勃拉姆斯第一交响曲第二乐章时,木管声部显现了它独特的魅力,双簧管和长笛演奏尤为优美动人,双簧管与首席小提琴的配合完美污浊,非常感人。在第二交响曲第三乐章“优雅的小快板”中,木管声部以轻巧的节奏融入弦乐,特别合乎音乐的意境,而且节奏十分赫然。

  在吹奏勃拉姆斯的《D大调第二交响曲》时,一位圆号演奏家手中的圆号出了故障,只见那位圆号演奏家镇定地与坐在旁边的女圆号演奏家交换了乐器,随即向穆蒂示意。于是,演奏从头开始。而那位女演奏家在音乐声中修理那支圆号。无奈没能修好,她只好站起来走向后盾。多少分钟后,她又拿着“健康”的圆号回到座位上加入演奏。

  文/本报记者 伦兵

  演出特色

  勃拉姆斯的这两首交响曲可能说是世界名团的“宠儿”:从去年10月份起,就曾被包括柏林音乐厅管弦乐团和柏林国家歌剧院管弦乐团等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维也纳爱乐乐团在天津大剧院演出时也曾演奏勃拉姆斯第二交响曲。

  此外,铜管声部是芝加哥交响乐团的优势。这次他们带来的铜管只有六位演奏家:两把小号,三把长号和一把大号。诚然铜管的摆放与乐队主体有一点距离,但六位演奏家个顶个优良,使得铜管声部照样奏出不同凡响的声音。尤其是演奏第二交响曲时,铜管的威力特殊明显——演奏员们的配合使得不同乐器演奏起来音色成为一体。

  芝加哥交响乐团此次“意外”中,女演奏家处理“受伤圆号”时,演奏勃拉姆斯第二交响曲第一乐章的圆号演奏家由五位变成了四位,却一点也不损失整体音乐的品德;女演奏家处理好“受伤”的乐器再次回到乐队中参加演奏,也让观众看到精良乐团处理现场事变的及时和危机应急备案的谨慎。乐团依然实现了高质量演奏的同时,也让现场观众多了一次欣赏音乐会的独特经历。

  穆蒂指挥芝加哥交响乐团在演出到下半场所遇到的意外状态跟乐团的危机处理,让现场观众看到世界名团在处理意外时的沉着镇定。如果不这一意外事变,演出能够说完善无瑕;而只管出现了意外状况,但由于演奏家对危机的尽快处理,演出并未受到影响,观众因而还多了一份意外“收获”。

  穆蒂重视音乐的歌颂性

  全体意外过程观众席欢声雷动,之后演出顺利进行,直至曲终。全曲演出停止时,穆蒂在掌声中顺便走向第一圆号演奏家,与其拥抱表示安慰和对他处理危机的夸奖。此时,全场响起比以往更加热烈的掌声。

  意外发生

  芝加哥交响乐团是世界著名乐团,以独特的铜管声部音色和力度驰誉;穆蒂也是世界著名指挥家。芝加哥交响乐团和穆蒂大师是北京观众的老友人,2016年曾经来国家大剧院演出过。在国家大剧院1月25日的演出中,他们演奏了勃拉姆斯的《c小调第一交响曲》跟《D大调第二交响曲》。

  圆号“受伤” 芝加哥交响乐团无损演奏

  圆号突然浮现故障

  铜管声部是乐团的上风

  1月25日晚,勃拉姆斯第二交响曲演奏结束后,在观众的掌声中,乐团加演了勃拉姆斯的《第一匈牙利舞曲》。当极其温暖的弦乐奏响,优美的旋律如同独特的“暖风”扑面而来,沁人心扉。随后,木管声部展示出舞蹈韵律极强的节奏感,让这首耳熟能详的作品有了独特的灵性。